SEO技术教程学习
重庆网站优化、网站排名服务

蛋壳公寓 断网(上海蛋壳公寓断网了)

两年前的8月份,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哄抬租价,并抛出“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如今,长租公寓频繁爆雷,被称作是新的P2P,年轻人踏入社会的第一课。即使是头部玩家似乎也不能幸免,上市公司蛋壳已经开始有了爆雷的迹象。

一、“事故”频出,蛋壳要爆雷?

当一家长租公寓企业资金出现问题,租客和业主端能够明显感受到。

近期,大量的租客在社交平台反映,提交的维修订单都在几个小时内被自动取消,甚至在已缴纳服务费的情况下正常维修要另外收取费用。

除了维修,近半个月来,广州、深圳、北京等地区的蛋壳公寓租客也在遭受着断网的痛苦,很多租客戏称,“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

而断网的原因,是蛋壳对运营商违约,导致运营商中断了租客的宽带服务。有租户猜测,是蛋壳没钱导致“欠费”了。

蛋壳公寓 断网(上海蛋壳公寓断网了)

(图源自微博网友反映)

除了没有维修给租客带来很多不便,当下租客最担心的是:下一个爆雷爆雷的会不会是蛋壳?

这些担心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是,近期杭州上海等地长租公寓频繁爆雷,这种因为租金贷导致的行业集体出现,不得不让租客对本身现金流就不充足的蛋壳产生担忧。

8月27日,杭州友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位于杭州滨江新耀城的办公室被查封,创始人失联,员工全部被清退。

2019年8月7日,长租公寓“乐伽”公开承认“经营模式存在严重缺陷”:没有经营收入,无法偿还客户欠款,确认停止运营。南京、合肥、苏州、杭州、西安、昆山、成都、重庆等八个城市的客户受到影响。

有媒体统计,今年8-9月,已经有7家长租公寓爆雷,其中6家更是集中在8月底到9月初的10天内。

蛋壳公寓 断网(上海蛋壳公寓断网了)

(图源自运营研究社)

另一方面,蛋壳的租客中,有很大比例的租客租金的缴纳使用了租金贷。

蛋壳公寓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来自租客的预付款分别是1.06亿元、2.8亿元、7.94亿元;来自金融机构的预付贷款分别是9.38亿元、21.27亿元、31.06亿元。

而蛋壳公寓同期的总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50亿元。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总租客比例分别为91.3%、75.8%、67.9%,可见大多数的租客都是以贷款租房的形式,住在蛋壳公寓的。

因为租金贷爆雷的长租公寓频繁发生,而蛋壳又高度依赖租金贷,这些都让租客们都感受到蛋壳已经到了爆雷的边缘。一旦爆雷,业主收不到房租,而租客被迫无房可住,还要继续交还贷款。

二、蛋壳“病弱”,市值不断暴跌

蛋壳公寓在今年年初就风波不断,所有的矛盾根本都指向一个问题——资金链。

今年年初,受到疫情的影响,长租公寓的经营环境变差,蛋壳公寓强制要求业主免租,遭受到了业主的抵制和维权。

让业主更不能理解的是,蛋壳要求业主给自己免租,但对于租客蛋壳却是提高了租房价格。甚至有租客被蛋壳单方面解约却索要违约金。

实际上,蛋壳在上市之初,就存在诸多的风险,这次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些风险暴露出来的速度。

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蛋壳快速扩张。

2017年,蛋壳公寓经营的公寓数量为5.2万,2018年达到了23.6万,增长率为354%;2019年时,蛋壳公寓的经营公寓数量达43.8万,较2018年增长42.8%。

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的经营公寓数量翻了8倍,运营机构覆盖国内13个城市。

如此迅猛的扩张下,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也涨了近12倍,由2017年5.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4亿元。随着成本的迅猛增长,让本就难以盈利的蛋壳公寓,亏损继续扩大。

前不久,蛋壳公寓公布了2020年Q1财报,营收19.4亿元,净亏损12.31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增加了4.15亿元。

而支持蛋壳快速扩张的,正是租金贷带来的预收租金。

蛋壳招股书显示,其最近三年来累计亏损金额高达41亿元人民币,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9个月,分别净亏损2.72亿元和13.69亿元、25.16亿元。

这种先收租金,拿来扩张的经营方式,必然不能长久。

改善经营情况,快速获得正向资金流,对于长租公寓来说重要而紧急。此前长租公寓的各路玩家高价拿房,正是想要通过快速扩大规模,占领市场份额后获得定价话语权,通过提高租金等方式来获得后期回报。

此外,大多数的长租公寓与业主签订5年期的租约,其中包括每年租金一定幅度的上涨。

这中间还存在的一个租房市场的基本前提是,租房市场的价格每年都会有一定幅度的上涨,长租公寓涨价高于给业主的租金。

但是今年疫情后大面积的租房空置,以及像诸如北京等地的房租出现了罕见的降价,直接击穿了长租公寓的资金链。

2019年12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6部门印发了《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要求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部分应于2022年年底之前逐步调整到位。

而蛋壳目前的租金贷覆盖比例,显然远远高于这一要求。

今年2月,因为租金贷的问题,深圳市蛋壳公寓业主居中维权讨要租金。随后,深圳市相关部门更是直接点名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要求地方监管局等尽快开展排查工作。

蛋壳公寓股价盘前暴跌超过9%,跌破发行价。

今年6月,蛋壳公寓CEO高靖被相关部门调查,股价再次下跌超6%。作为蛋壳公寓CEO,高靖持有2.46亿股B类普通股,占比为13.5%,拥有75.7%的投票权。同时,蛋壳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

蛋壳公寓当时的对外回应中提到,“高靖所涉及的调查事项与蛋壳公寓并无关联。该公司其他董事及管理人员均未收到与该项调查有关的通知及问询。”

而在南方周末后续的报道中提到,高靖被调查由于一笔6亿元的投资涉嫌违规操作,而这笔融资之前正是深圳市对蛋壳公寓租金贷风险的点名。

另外,蛋壳公寓回应是报道不实。

接连的利空让蛋壳公寓股价不断下跌。目前股价为5.79美元每股,较上市之初的发行价13.5美元跌去了57%。

三、长租公寓困境

过去几年,随着政策支持及资本热潮,长租公寓市场成为热门风口。

一时间,市面上涌现了不同类型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主要包括“房企系”、“中介系”、“酒店系”、“创业系”等。

按房源规模,房企系头部玩家分别为万科泊寓、龙湖冠寓和旭辉领寓,第二梯队主要是碧桂园的碧家国际社区、朗诗寓及华润有巢等。

创业系及中介系的前三名玩家分别为链家的自如、我爱我家的相寓及蛋壳公寓,房源规模分别为85万间、70万间及50万间,青客公寓排在第四位,房源规模为10万间。

但无论是背靠开发商的房企系、经验丰富的中介系、还是懂互联网运作的创业系,长租公寓重资本运行模式下,均面临着盈利难的困局。

事实上,长租公寓行业的未来市场仍旧前景广阔。但企业要更进一步,就必须思考如何打好根基,提升用户体验,这才是决定长租公寓企业未来兴衰的关键因素。

本文链接: http://www.xusseo.com/lajifenlei/39378.html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徐三se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重庆SEO培训徐三为您提供最专业的SEO方案

SEO十万个为什么熊掌号专题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