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技术教程学习
重庆网站优化、网站排名服务

国外外卖骑手:不要像中国外卖那样快

国外外卖骑手:不要像中国外卖那样快

图/Glovo

1、自由与代价

11点出门,半个小时后到达市中心,在各大餐厅门口转悠一圈过后,“哔~”的提示音开始不时从安德鲁(音译)的手机中传来。

自从成为了西班牙外卖平台Glovo在罗马尼亚的一名骑手,安德鲁的每一天几乎都以这样的方式打开。对他来说,当初选择加入外卖平台是因为失业后需要一段过渡期来维持生活,却没想到自己一干就是近两年。

“主要是因为与其他工作相比,外卖配送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而且只要你勤快一点,收入也还不错。”

与国内不同的是,由于罗马尼亚几乎没有早餐店,当地人一般都会在家里吃早餐,所以各大外卖平台的配送服务都是从午餐开始,而且安德鲁也不用像国内外卖骑手那样需要参加每天的早会。

据Glovo平台的运营负责人迈克(音译)介绍,Glovo的工作日历会在一周开放两次,骑手们可以提前在后台选好自己想要的工作时段。“每周一我们会开放这周末的工作日历,而在周四骑手们可以选择下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时段。”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工作时间的选择权看似掌握在骑手手里,但其实平台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则:Glovo平台有一套针对骑手的“卓越评分系统”,“卓越分”越高的骑手在工作日历上将会有优先选择权。如果某一个时间段满员了,后面的骑手只能选择其他的工作时间。

对此,迈克解释道:工作日历的设置主要是为了保证各个时段都会有骑手在线,同时也避免了在高峰时段扎堆现象的产生;而“卓越”评分系统主要是为了公平起见,保证表现好的骑手有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还可以对其他骑手产生一定的激励作用。

作为一名“卓越”评分高达82分(总分为100)的“老人”,安德鲁在工作时间的选择上的确要自由许多:午高峰的12:00—14:00,再加上晚上的18:00—22:00,一天六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的工作时长对他来说“刚刚好”。

与Glovo相比,罗马尼亚本地外卖平台Tazz的工作时间则更为灵活,“你可以选择任何你想工作的时间上线,当然下线也是一样。”

刚刚入职Tazz第二周的外卖骑手约安娜(音译)对这一点感到相当满意,多年不曾工作的她把这份新职业当作一个逃离家庭的“跳板”:“这份工作的时间非常自由,也不用面对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我就当是出来透透气。”

当然,在经济方面没有压力的她自然在收入方面也没有太高的期望。

据她介绍,Tazz给外卖骑手的薪酬标准也十分简单——按单计算,每单10列伊(当地货币,折合人民币约16元)。而她在入职的这十天里,她每天的工作时间为12:00—16:00,四个小时里大概完成5单配送,其中有一天下雨,还有一天周末她没有外出工作。

而Glovo的薪酬标准则要复杂许多。据迈克透露,平台付给骑手的工资主要由基础工资、配送距离和等待时间等多重因素构成,而在下雨天和下雪天等恶劣条件下这一数字则会上浮15%—20%左右。此外,Glovo还成立了几种不同的奖励基金,用来激励表现较好的骑手。

按照安德鲁的计算,平均下来他每小时可以完成两单配送,收入在20—30列伊之间(折合人民币约33—50元),一个月的收入最多可以达到5000列伊(折合人民币约8400元)。

同时,他还表示,在疫情期间,尽管整个外卖行业有所发展,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骑手大军,实际上到他手里的订单和收入相比之前反而少了10%左右。

“虽然骑手的工资并不高,但到目前为止我对这份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有几个空余的小时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

2、自行车与电动车

与国内外卖骑手不同的是,当谈到在工作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安德鲁表示他并不担心配送超时也不害怕客户投诉,这主要是由国内外外卖平台在派单和配送两方面制度上的差异所致。

据他介绍,Glovo平台上食物的配送时长基本都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配送距离一般会控制在7公里以内,但由于顾客距离实在较远或者某商圈无可用外卖骑手等特殊情况下,骑行10公里单程耗时半小时以上去送餐的情况也偶尔发生。

尽管如此,配送超时的情况在当地外卖骑手中并不常见,这主要是由于大多数情况下平台在一次配送过程中只会分给每位外卖骑手一份订单(高峰期不超过两单),只要在取餐过程中不耽误时间,按时完成配送基本不成问题。

而一旦由于餐厅出餐较慢或是配送途中遇到特殊情况导致超时的可能,骑手会立刻给顾客打电话道歉并说明情况,绝大多数顾客都会表示理解,平台也不会以降分或者罚款的方式追责骑手。

相反,据迈克介绍,平台反而赋予了骑手一项权利——在餐厅出餐时间大于25分钟的情况下,骑手有权选择取消该订单或是继续等待。

因此,有了以上两方面制度的保障,在配送过程中为了抢时间而闯红灯甚至逆行的情况,在安德鲁工作的两年间基本上很少发生,他也从未听说身边的外卖骑手因为交通事故而导致受伤或死亡的案例。

此外,与国内相比,当地外卖骑手发生交通事故概率较小的另一原因与他们的交通工具也有很大的关系。

尽管各大平台的外卖骑手都有汽车、电动车和自行车三大交通工具可以选择,但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自行车这一配送方式。与国内外卖骑手所选择的电动车相比,自行车的时速限制自然在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大多数骑手之所以选择自行车,是因为与汽车相比,自行车不用考虑取餐和送达时的停车问题,遇到交通高峰期也更加游刃有余,除此之外,经济环保也是它的优势之一。

但对来自摩洛哥的外卖骑手塔哈(音译)来说,如果条件允许,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电动车是他入职德国外卖平台Foodpanda一年多以来最大的愿望之一。

“汽车虽然在食物运送过程中和恶劣天气的情况下更为有利,但我目前还负担不起,再说它也有一定的不便之处,所以并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而自行车虽然更加方便,但在遇到远距离配送和雨雪天气时可真是一个大难题。”

塔哈清楚地记得,在两周前一个炎热的中午他收到了一个极具挑战的订单——6份牛肉汤+4份牛排+3份甜点,需要送到6公里之外的一位顾客手中。

“所有食物加上我的外卖包起码有10公斤重,我得一个一个把它们整齐地放进我的背包里,为了避免汤汁喷洒出来,我在路上骑得非常小心,就这样直挺着背一动不动地在烈日下骑了近半个小时。”

所幸,这趟艰难的配送让塔哈获得了11列伊配送费+10列伊小费,他的心里才稍感安慰。而此前他还遇到过顾客用两小包速溶咖啡或者一堆硬币代替小费的“奇葩”情形。

“我尽可能优雅并礼貌地拒绝了顾客的’好意’,但他们的坚持却让我更加难堪,你能想象那一整天两包速溶咖啡和一堆钢蹦儿在我口袋里叮当作响带给我的郁闷吗?”

关于小费的问题,塔哈内心其实并不是十分在意,尚且可以以玩笑的口吻讲出。而由自行车配送带来的所有艰辛,在他看来却是一个急需克服的难题。在他眼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一辆电动车完全可以解决。

“我已经存够了钱,也在二手平台相中了一辆电动车,明天上班之间就可以把它买回来了。”在分别之际,塔哈指了指他那辆天蓝色的稍显破旧的女式自行车,兴奋地对笔者说道。

3、快与慢

尽管国内外卖行业起步较晚,但起点却很高——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直接跳过了以电话订餐为主的传统外卖模式,以连接商家和骑手的第三方线上平台入局,其中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分别夺得了全球十大外卖平台前两名的宝座。

根据Statista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外卖行业GMV将达到515亿美元,用户数将超过4亿;而整个欧洲外卖行业GMV将达到209亿美元,用户数将达到1.77亿,其中,罗马尼亚外卖行业GMV将达到980万美元,用户数将达到300万。

国外外卖骑手:不要像中国外卖那样快

通过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罗马尼亚甚至整个欧洲在外卖市场规模上都与中国有不小的差距,这其中除了与人口基数、人口密度、饮食文化等因素有关以外,还与行业技术变迁和外卖平台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而这一差异也直接导致了两国外卖骑手生存现状和行业痛点的巨大不同。

国内庞大的人口基数和人口密度以及丰富的饮食文化决定了外卖行业的繁荣,巨大的订单量导致国内外卖骑手的日均接单量是罗马尼亚外卖骑手的4—5倍,而随着国内外卖平台对骑手平均配送时长的要求越来越高(从2016年的38分钟到如今的28分钟)以及颇为严苛的惩戒力度(超时罚款、差评罚款等),导致国内外卖骑手在被两者压缩的空间中生存愈发艰难,而其闯红灯逆行等行为的发生也成为了一种必然。

根据饿了么和美团近期的声明来看,双方均无意放慢在配送效率上不断前进的脚步,顶多愿意为骑手们设置一个缓冲地带——二者分别给了外卖骑手5分钟与8分钟的弹性时间,对于超时和差评不再“一刀切”,而是增设了一个“核实”环节。

但仔细一想,如果平台仍然一味地追求效率而不断试探甚至透支外卖骑手的潜能,将来他们面临的生存困境将并不会比现在好一分。

而如果有人期望平台能够稍微放慢一些对配送效率的追逐,那他的期望十有八九都要落空——首先你要问问顾客们会答应吗?另外你还要问问竞争对手们是否答应。

而罗马尼亚则恰恰相反,由于在线外卖行业发展较晚以及规模较小,当地外卖骑手面临的工作情形则与几乎国内骑手相反——骑手多而订单少,再加上国内外外卖平台在运营制度上的些许差异,造成了双方外卖骑手在生存困境上的不同。

“我们目前的工作重心是不断拓展市场,争取更多的订单量。”迈克告诉DoNews,Glovo自2015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成立以来,目前已经在全球22个国家400多个提供配送服务。

他还透露,截至目前Glovo在全球的外卖骑手人数为3.5万人(注:美团的这一数字为400万),由于新业务拓展的速度有限,另外还有5000人在平台的招聘后台排队申请中。

“以罗马尼亚为例,虽然在疫情期间我们的业务同比增长了30%以上,但仍然赶不上骑手增加的速度。”

尽管其在罗马尼亚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但面对相对较小的市场规模和激烈的竞争环境,迈克无奈表示,“Glovo的发展还是太慢了”。

在听闻中国外卖骑手的日均接单量和工作风险以后,塔哈在惊叹之余对DoNews说,“还是不要像中国那么快好了,我只希望这里外卖行业的发展能够快一点点,就像从自行车换到电动车一样,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本文链接: http://www.xusseo.com/lajifenlei/37447.html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徐三se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重庆SEO培训徐三为您提供最专业的SEO方案

SEO十万个为什么熊掌号专题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