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技术教程学习
重庆网站优化、网站排名服务

起底“骑手”生意:野蛮生长的灵活用工市场

骑手困于系统算法与数据,而隐藏在美团、饿了么背后的外包服务商,则困于互联网平台方。

在外卖平台通过系统算法和数据“压榨”骑手的讨论不断发酵之际,饿了么、美团两大外卖平台先后表态,饿了么表示增加新功能“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按钮,美团表态“没做好就是没做好”,将优化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

围绕平台、骑手、商家、消费者四者之间的关系“瓶颈”,以及平台管理缺位、“技术向善”等话题的全民讨论中,作为向餐饮外卖等生活服务平台输送供应大量人力的外包服务商却出现集体性“失声”。对于这些人力服务商,近几年出现一个流行的统称,即“灵活用工服务商”。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调查中了解到,伴随着外卖、快递、网约车等共享经济崛起,平台型经济需要大量线下服务人员,由此催生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用工服务商,甚至产生相关概念的数家上市公司。同时,这些用工服务商高度依赖平台,在骑手受困于严苛的系统算法及KPI(关键绩效指标)、频频发生交通事故等其他损害之时,许多用工服务商则往往成为风险的“买单者”。

风险“买单者”

按照主流外卖平台的政策,骑手一般分为专送和众包两类,专送骑手隶属配送站的全职骑手,有底薪,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接受系统的派单,以好评率和准时率作为考核标准;众包则是兼职骑手,没有底薪,可自由接单,众包骑手不受差评和投诉影响,但超时会面临更重的惩罚。

如此一来,便出现了以下问题:外卖骑手,到底是谁家的员工?用工服务商在平台与骑手之间是什么样的角色?当骑手在工作中发生交通事故及其他人身损害时,谁该承担责任?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外卖骑手可以是“自雇型”的,即相当于个体户,可能通过外卖平台官方的众包渠道注册上岗,也可以通过第三方用工服务商的网站、APP等注册,这里的用工服务商在其中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还有一种模式,骑手与用工服务商存在雇佣关系,用工服务商与外卖平台签署外包性质的合作协议。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京立,向记者展示了其律所经手的几起骑手遇到的交通事故案件,原告往往将平台、用工服务商、保险公司等三方均列为被告,案件审理及判决时的一个关键问题是,骑手与外卖平台方若不存在劳动关系,在判决时平台基本都是免责的。

其中一个案件的涉事用工服务商负责人直言道:“这种事很常见,平台拥有业务流量,话语权强,我们要依靠平台来获得流量和订单赚钱,一旦骑手出了问题,自然由我们来承担,幸好之前已投了保险。同时,从平台方获取的订单量上来看,骑手出现安全事故,并最终进入司法诉讼程序索赔的几率非常小。”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这样告诉记者,“外卖平台的业务性质决定了其需要大量的外卖员,但如果直接聘用大量的外卖员,势必会导致用人成本、劳动纠纷、雇主责任等风险直线上升,同时也会导致主体公司陷入过多的诉讼纠纷,不利于其资本市场上披荆斩棘。正基于此,外卖平台设计了一系列的风险规避措施,包括将外卖骑手的劳动人事或雇佣关系转隶于分公司、合作公司名下等。因此,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常常听说某平台外卖员撞人了、某平台外卖员出意外了,但最终承担法律责任的却往往不是外卖平台。”

记者从某配送平台的一起裁判文书里注意到,其用户协议中明确注明“因完成配送服务而遭受人身损害、财产损害的或造成第三方人身损害、财产损害的,应当依法向责任主体追究法律责任或独立对第三方承担法律责任。该平台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该平台因此遭受损失的,有权向用户追偿。”

与此同时,记者还拨打了一家正在招商的同城人力服务商“邻趣”的电话进行咨询,其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向记者介绍,骑手注册后可以从系统里接单,骑手跟邻趣公司不需要签署劳务合作关系,至于保险,骑手送的每一单外卖都投了3元的保费,保险公司合作的是平安保险。

资深互联网观察人士张栋伟指出,移动互联网产生“平台模式”,即由系统连接供给侧和需求,通过技术来调配人力物力完成履约,且人力物力并不需要平台实际拥有。美团在社会大众的印象认知里是创造了近300万骑手就业的巨头,但实际上美团根本没有雇佣过他们,更没有他们支出缴纳社保的费用。这些骑手属于一个个劳务派遣用工服务公司。

不难看出,用工服务商既是外卖平台生态的受益者和“寄生者”,同时也是平台在资本市场跑马圈地背后压缩成本、风险转嫁的接盘方。

灵活用工“掘金者”

向生活服务平台输送供应大量人力服务商大量涌现,背后则是国内灵活用工市场的快速增长。

灵活用工,顾名思义,是一种合理匹配岗位空缺与人才资源的模式。亿欧智库在研究报告中将灵活用工模式分为传统的劳务派遣、外包和新经济下的众包、兼职两大类。

智联招聘大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灵活用工招聘需求大增,尤其今年二季度灵活就业招聘需求增长了76.4%。

灵活用工市场的增长,吸引了一大批“掘金者”,甚至诞生了多家上市公司,风头最劲的要属今年7月10日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趣活(NASDAQ:QH),这家服务美团、饿了么、滴滴、百胜中国等互联网平台及餐饮巨头的灵活用工服务商,上市首日股价一度暴涨102.6%,三次触发熔断。根据趣活招股书及财报公告,2017~2019年三年里营收分别实现6.458亿元、14.74亿元、20.56亿元,其中外卖配送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均超过98%;截至2019年底,趣活旗下的劳动者数量为4万人,其中3.99万人为外卖骑手。2020年上半年营收达到9.40亿元,同比增长23.91%。

记者从趣活官网了解到,该公司的灵活用工业务涵盖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共享单车运维等多个场景。趣活方面表示,将持续拓展业务范围,为业务增长奠定坚实基础,目前该公司正在探索与连锁酒店及物业管理公司合作的机会。

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人瑞人才(06919.HK),2020年中期报告显示,灵活用工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93%,实现11.1亿元,同比增长8.7%,灵活用工在岗人数超过2.8万人,同比增长40.2%。在A股上市的科锐国际(300662.SZ),今年上半年灵活用工业务占比约79.15%,公司总营收实现17.62亿元,同比增长5.20%。

人瑞人才创始人兼CEO张建国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疫情给灵活用工市场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带来很大的发展契机,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企业、求职者及员工对灵活的雇佣方式愈加接受和认可,灵活用工市场迎来了增长机会。

另据人瑞人才的内部人士介绍,不同于趣活的用工服务重点在外卖即时配送,该公司的灵活用工岗位以新经济企业所需要的客服、信息审核、技术等为重点,这些员工都是人瑞人才正式雇佣的员工,不仅签署劳动关系协议,还会给员工缴纳社保等。

多家证券公司的调研数据显示,相比于日本、美国的灵活用工占比分别为40%、34%,国内灵活用工市场渗透率还不足10%,但灵活用工持续爆发,人力资源服务行业还有较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感叹,现在国内的灵活用工还是赚的辛苦钱,可以理解为“薄利多销”,规模效应及劳动力价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薄利多销”状态,或许从灵活用工服务商的“毛利率”财务指标中也可见一斑。趣活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毛利率仅4.17%,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10.53%。科锐国际在今年上半年灵活用工业务毛利率为8.95%。而另一家灵活用工服务商万宝盛华(02180.HK)上半年公司毛利率7.64%,同比降低25.90%。此外,人瑞人才的综合业务毛利也由去年同期的1.16亿元下降到9971万元。

业界指出,伴随着新兴经济服务业的发展,灵活用工市场接受及认可程度不断提升,行业整体迎来增长时机。从市场格局来看,整体呈现分散局面,玩家众多,鱼龙混杂,这是共享经济与众包模式暴露出来的弊病,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改善,行业普遍面临毛利低、盈利难的生存状态,市场仍处于跑马圈地的野蛮生长阶段。

编辑:张靖超

校对:彭玉凤

本文链接: http://www.xusseo.com/lajifenlei/36743.html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徐三se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重庆SEO培训徐三为您提供最专业的SEO方案

SEO十万个为什么熊掌号专题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