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技术教程学习
重庆网站优化、网站排名服务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在近期播出的仙侠剧《琉璃》中,天帝之子司凤苦苦追求女战神璇玑,两人历经九生九世的悲剧,终于在第十世里迎来了转机。面对并非大咖位演员出演但情感把控较为到位的仙侠剧,网友们在“颜值撑不起仙侠”与“cp感很强”的评价中争执不清。

经历了一波女性话题与悬疑剧的洗礼,仙侠剧的热度在暑期档落下帷幕时有了起色,不仅有了一定的讨论度,数量也有了一定的提升,除了《琉璃》外,还有杨超越主演的《且听凤鸣》、许凯主演的《天舞纪》以及王子文主演的《太古神王》相继在腾爱优播出。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一时之间,关于仙侠剧制作的讨论又浮出水面。从仙侠剧鼻祖《仙剑奇侠传》算起到现今,仙侠剧起起伏伏已有15年,期间既经历了《古剑奇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收视高潮,也经历了《醉玲珑》、《青云志》、《古剑奇谭2》的收视低谷,但影视公司对仙侠玄幻剧的投资热情仍然不减,仅今年到现在,便有《三生三世枕上书》、《三千鸦杀》等10部剧播出。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由于部分玄幻剧中也含有仙侠元素,资料将今年的玄幻剧全部列入共10部)

“为什么越来越傻白甜了?”、“演员越来越让人脸盲了”……15年之间,仙侠剧经历了怎样的变化?从过往已播仙侠剧中,行业人总结出了哪些基本法?起伏之后,未来又是怎样的走向?河豚影视档案与《琉璃》导演尹涛、《香蜜沉沉烬如霜》(以下简称香蜜)艺术总监李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简称十里桃花)、《宸汐缘》制片人苏里聊了聊以上的问题。

仙侠内容之变:偏女性向、重情感线 ,但创新性不强

早期的仙侠剧往往改编自游戏,主要内容更偏重男主的热血成长。作为90后共同的仙侠回忆,《仙剑奇侠传》讲的就是小镇混混李逍遥从起初的一无是处到最后可以拯救苍生的故事,时隔9年,《古剑奇谭》在大男主模式与情感表达方面换汤不换药,但依然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大师兄陈伟霆、小师妹迪丽热巴作为配角,都从这部剧中走红。

“大IP+流量小生的组合热度当时在行业里是最高的,2017年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太古神王》制片人林正豪告诉河豚君,他就是在这个“顶峰”中,开拍了《太古神王》。彼时男性向仙侠剧十分吃香,《青云志》、《蜀山战纪》、《轩辕剑云之凡》均为此种类型,不过最终都躲不过低收视,以《青云志》为例,播出期间该剧CSM52城市收视率破1的仅有前两集,赤裸裸的高开低走。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青云志》

但也有一批人将目光投射到女性向仙侠剧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片人苏里就是其中一位。2014年苏里拿到了原著小说并开始做这个项目,结果也没有辜负他,继《花千骨》之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成为年度爆款,赵又廷的整容式演技、“四海八荒”的世界观、主题曲“凉凉”的梗都被观众津津乐道。

一边是男性向的收视不佳,一边是女性向的收视扛起大旗,越来越多人开始涌向女性向仙侠剧,曾经在男性向仙侠剧中形象较为单薄的女性角色人设也因此变得更为立体,女性形象不再沦为男性成长过程中的“背景板”,而是变得更多元,更有“能耐”。

单纯的花千骨通过自身顽强的信念感从小白变为拥有洪荒之力的妖神;白浅则一开始就是法力滔天的上神,行事果断,只虐别人不虐自己;到了新播剧《琉璃》,女主璇玑则从六识不全一步步重回威风凛凛的战神身份,而且神魔同体,全程拿“男主”剧本。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仙侠剧转向女性向的原因不难理解,电视剧受众女性比例占比一般都比男性高,而女性在故事层面也更偏向情感表达,这也引发仙侠剧近年来在情感叙事上的变化——更加注重CP感与情感线,通过先甜后虐的方式来与观众隔着屏幕“交流”感情。

在《琉璃》中,编剧简短地增添了九生九世的故事线,琴师X舞姬,信王X女帝,师兄X师妹……这些几乎集合了网文中所有流行的设定,而男主角每一世都没有善终。从三生三世到十生十世,仙侠剧将“爽”、“甜”、“虐”三元素更进一步的发挥。

“重视感情线”是被采访者们近年来一致总结的方法论,近期播出的《太古神王》就是一个有趣的例子。《太古神王》更加偏向男性向,播出之前,林正豪将剧集从原本的65集剪辑到52集,“做足CP线,爽甜虐的元素都要有,没办法,要迎合市场。”

采访过程中,河豚君发现无论导演还是制片人,都很重视仙侠剧价值观层面的内容,这主要由于观众对价值观的要求越来越苛刻,同时政策审核方面的风险越来越强。

一方面政策审核越来越严格,行业人需要避免封建情节的出现,苏里告诉河豚君,“仙侠剧很容易出现转世轮回或者一些违背科学、违背自然的情节,封建迷信确实是仙侠剧最容易出现的雷点,除了这种雷点之外,色情类、血腥类、暴力类的这些内容也需要关注。”

另一方面,观众的情感洁癖度更高了。仙侠剧的受众更为年轻化,一旦出现违背价值观的情节,大家很容易被劝退,《琉璃》后期女主的双标人设就曾引发一波不小的讨论,面对深情的男主,女主一次次选择了误会与伤害,而面对不怀好意的男二,女主却选择相信并接受,这些情节的出现让网友觉得“有些崩盘”。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琉璃》

整体而言,女性向、情感向、价值向的内容是近年仙侠内容发展变化最大的三个层面,但过于重视这些层面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注重主角的感情线,就会带来配角故事线的单薄,随之而来的是世界观的变“窄”。

提起《仙剑1》这部剧,观众除了会记住主角李逍遥与赵灵儿外,还会记得唐钰小宝和阿奴的爱情线,反派拜月教主的师徒情等,《仙剑》系列的剧情不止围绕爱情,还讲了友情、人性等多种命题,也会在主角每一次冒险中描绘配角的嗔痴怨念。但将时间往后推,《三生三世》系列、《香蜜》、《宸汐缘》等故事虽与拯救苍生挂钩,但从中却很难看到活灵活现的“苍生”式人物与精彩的故事副线,所谓的历劫只是为了还“感情债”。

这一点苏里也不否认,他认为归根到底还是行业问题:“因为女性向、情感向的内容播得好,制作公司就会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和制作,市场给了需求的导向,就导致了大家跟风去做,忽略了新意。”

创新性不强,是苏里认为仙侠剧15年发展中较为遗憾的地方。尽管主角情感表达变得更丰沛,但故事创新性很弱,《琉璃》播出之后,其十生十世的故事内容也未逃脱三生三世的框架,甚至因为女主不懂情爱的老套路、男主小凤凰的相似昵称被网友戏称《香蜜2.0》。

市场风向一直都是玄学,行业人只能从过往经验中总结出一些经验。无论创新性怎样,观众仍对CP感强,感情戏足的仙侠故事买账。

从五毛钱特效到五块钱特效,仙侠制作之变

相比内容端令人喜忧两参的转变,制作端的变化更为正向,这种正向变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在选角,其二在后期特效。

演员挑选方面,仙侠剧经历了从新人到大咖最终又回到上升期新人的一轮变化。

2014年,流量吃香,平台看重,热钱也多,制作公司乐意挑选流量演员来为剧集加持,陈伟霆、刘诗诗、迪丽热巴、杨超越等人相继加入仙侠或玄幻阵营,一部又一部的仙侠剧与熟悉的流量面孔轰炸,反而让仙侠市场愈加“落寞”;反观那些使用上升期演员的剧,如杨紫与邓伦的《香蜜》,收视竟然低开高走,而如今的《琉璃》用了新人之后,虽有争议存在,但效果也不差。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香蜜》

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到《琉璃》,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行业人在挑选演员方面已经在努力去流量化,仙侠剧经历了一轮升咖后又回到了降咖的阶段。比起咖位与流量,大家更注重演员的特质与角色的匹配度。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张震与倪妮

除了选角外,服装、造型、后期特效等方面的制作也越来越精美,猎奇搞怪的服装造型少了,五毛钱特效被提起的频次也在消失,《花千骨》中的P图包子、《古剑奇谭》中郑爽真身狐狸狗的特效在如今的大制作仙侠剧中很少见。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仙侠剧在视觉审美上的转折点,这主要取决于背后的制作团队,做造型的张叔平、做过《甄嬛传》美术的陈浩忠等已经达到了电影级别的制作,后续的《宸汐缘》也延续了这种更高水准的制作。

在制作环节最难也最重要的,还是特效。一些神兽、仙境在现实中无法取景,只能靠特效的真实感引观众入境,《香蜜》中花界的百花、魔界的极光、忘川河的河水让人有一种“梦幻”之感,也成为了这部剧的一个营销点。

特效难做也是被访者的共识。仙侠剧的特效镜头是所有剧种中最多的,《十里桃花》的特效镜头1800分钟,《香蜜》特效镜头1200分钟,《太古神王》的特效镜头1400分钟,几乎占总剧集近一半的时间。而真正留给后期的时间并不多,既要做特效镜头,还要让导演或者视觉负责人满意,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修改,这也是大家觉得遗憾的地方,“时间很紧,特效一直在反复修改中,总觉得没有达到最最满意的效果,一直到播出前,才把特效全部做完。”李玲向河豚君复盘《香蜜》遗憾之处时感慨道,当时《香蜜》仅后期便做了8个月左右。

尹涛记得《琉璃》的特效每一稿修到五六遍,在不足五个月的时间里,他能要求的就是比前一稿更好。尽管有网友不太认可剧中的仙侠特效,但在男主角司凤进行展翅的时候,也被他闪闪金翼所惊艳。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在整体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团队注重仙侠剧制作的新意与效率。

首先,世界观搭建要有新意。从《仙剑1》到了如今的《琉璃》,桃林元素几乎成为了每个剧的背景,观众需要新的审美。李玲在搭建《香蜜》四界的世界观时,会有一个团队整体概念,涉及到视觉艺术方面的成员,她都要求对方明白自己的需求,接下来才是让团队在“规则”内随意发挥的时间,如此一来,既能够有整体框架,也会有新意蹦出。

其次,减少没有必要的特效镜头,减少后期工作量。尹涛在拍摄《琉璃》的时候,会在实景基础上加特效,“这样虽然更辛苦,但画面更落地”;李玲在经历了《香蜜》的艺术监制之后,也会更注重置景与特效的结合,知道哪些画面必需用特效,“详细的方法论我讲不出,更多的是靠经验。”

从大咖出演到寻找更有潜力的演员,从烧钱到最终寻求更合理的规划,仙侠剧的制作理念随着行业的发展一样变得更加“健康”。

与此同时,一些并非大制作的仙侠剧也在冒尖,如许凯主演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天舞纪》,赵露思主演的《三千鸦杀》等,尽管特效或者演员的演技被吐槽,但确实戳中了一部分网友,也为行业带来轻量级仙侠剧的思考。但这并不意味着仙侠剧的制作在变小,“行业遇冷,很多项目预算有限,相应的资金呈现相应的效果,随着观众审美的增高,在我看来这只是暂时现象。”苏里分析道。

未来:遇冷之下,仙侠大制作热情不减

做仙侠剧的风险非常大。因为庞大的后期与特效,仙侠剧制作成本相对其它剧种本就高昂,据李玲透露,一般大制作的仙侠剧制作成本在2-3亿之间,剧集收视不达预期之后,损失也大。

另一方面,仙侠剧的制作周期很长,长周期下发生的变故也多。《太古神王》在2017年行业仙侠玄幻类热度最高的时候开拍,但在长达两年的拍摄与制作过程中,先后经历了税收风波、限古令与限薪令,以及男性向仙侠玄幻剧的扑街,最终导致卖给平台时,比预期支付缩水了至少一倍。林正豪告诉河豚君,拍摄过程中,剧集的资金链也出了问题,“最后只能把自己全部家当拿来投资。”确确实实应了那一句仙侠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林正豪2017年立项三部仙侠玄幻剧,《莽荒纪》收视不及预期,《太古神王》积压过后才播,《滇娇传》目前还未开拍,但即便如此,他对仙侠剧的制作热情仍然不减,“一来这是我的英雄梦,二来,一旦塑造出一个东方英雄,可以做衍生品实现多渠道变现。”此前《三生三世》在商业化方面就很成功,其衍生品涉及服装、美食、家居等多个领域,授权给品牌的衍生品预估销售也十分给力,达3亿。

从《仙剑》到《琉璃》,仙侠十五年流变史

苏里的仙侠热情更为现实,他之所以更愿意去做仙侠剧,是因为分析了这个类型的剧种无可替代的优势。他认为在内容方面,仙侠剧还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值得去挖掘,其新奇的世界观是现实世界没有的,本身就吸引人,甚至有成为爆款的潜力;从市场角度来看,仙侠剧也非常中国风,独特性强,有很大的海外市场拓展空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宸汐缘》、《香蜜》均有不错的海外播放度,但还能进一步提升。

经历高山低谷后,大家有了一些成熟的方法论,尽管会遇到投资回报比较低的案例,但仙侠剧仍被看好。有一部分仙侠剧陆续翻拍成电影,如《三生三世枕上书》、《香蜜沉沉烬如霜》。不得不承认的是,仙侠电影上映数量仍不算多,且没有非常成功的案例值得参考,因此大家在这一板块也正在努力寻找更准确的制作逻辑。围绕IP开发固然有热度存在,但面对大众,真正的好内容才能让大家买单。

平台招商中公布的剧集也有不少仙侠剧的身影,部部都是大IP,周冬雨的《千古玦尘》、李易峰的《镜双城》、完美影视的《星落凝成糖》、爱奇艺出品的《仙剑奇侠传四》等,其中还包含耽美类型的《皓衣行》。类型多元化,有新IP,也有“老”IP,仙侠十五年,热度与热情均在。

本文链接: http://www.xusseo.com/lajifenlei/363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徐三se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重庆SEO培训徐三为您提供最专业的SEO方案

SEO十万个为什么熊掌号专题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