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技术教程学习
重庆网站优化、网站排名服务

李在镕,你怎么总被起诉?

李在镕,你怎么总被起诉?

论起如今世界上最大的跨国集团,三星一定会占有一席之地。

这个从一穷二白建立而起,历经三代而站在了韩国乃至世界之巅的三星集团,如今虽然仍在在多个方面控制着韩国亦或是世界上各类行业的命脉,但是在其骄傲的背影之后,来自最高层的危机阴云一直都没有散去。

自从三星集团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数年前因病而久久未从昏迷中苏醒至今,李在镕就经过一阵混战后取得了三星集团实际上的掌门人控制权。但是李在镕似乎被一阵不幸而笼罩,短短数年间,围在他身上的官司不计其数。

与朴槿惠勾结而被起诉,公司并购违规被起诉,登顶三星过程违法被起诉,笼罩在李在镕身上的起诉阴云,一直不散。

祸起“闺蜜”

李在镕如今回想起来,可能最为纠结的就是朴槿惠的好闺蜜崔顺实。

朴槿惠的好好闺蜜,既让他得到了接近总统朴槿惠的机会,又借此而让三星在国内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但是,李在镕上任三星集团掌门人后,时长最久的牢狱之灾也是来自于她。

李在镕作为李健熙的独子,一直以来都备受关注,但是在他继任三星集团掌门人的道路上,有个李富真阻碍了他。

李在镕费尽心思击败了李富真,赢得了三星集团掌门人的宝座。他原以为自己走上了康庄大道。

但是事与愿违。

2009年,李在镕被李健熙任命为三星集团旗下极为重要公司三星电子副社长,一年后升任为社长。彼时,他被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认为是“年轻化管理层”的重要一环。在“年轻化”的战略下,李健熙加速了李在镕接手三星集团的步伐。短短几年间,李在镕就步入了三星集团高层。

2016年,在李健熙病倒陷入昏迷之后,李在镕加速进入了三星集团董事会,顺理成章地掌控了三星集团。

但是在李在镕登顶的这一年,麻烦的漩涡也随之来临。

2016年10月,当值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亲信干政”事件被曝光,这一事件在韩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一国总统被亲信干政,这是绝不能够忍受的。而在朴槿惠和崔顺实倒台之后,李在镕与崔顺实之间的丑闻交易也随之浮出水面。

在朴槿惠上台后,李在镕曾经多次向崔顺实行贿。意图通过崔顺实来影响朴槿惠总统的政治决定。他希望通过行贿能够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这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合并,从而大幅度地减少自己继承三星集团所产生的遗产税。

李在镕通过行贿崔顺实,的确攀上了朴槿惠的关系。而在2014年9月,2015年7月,2016年2月,朴槿惠和李在镕之间有过三次单独面谈。在面谈中朴槿惠要求李在镕能够为崔顺实及其自己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来换取达成李在镕的目的。

李在镕这一波“好棋”,一直让他沾沾自喜。据查实,李在镕曾经先后向朴槿惠及崔顺实提供了高达43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9亿元)的贿赂金。

这一笔贿赂金,相对于李在镕要继承三星集团需要缴纳的遗产税乃是九牛一毛。

三星集团李家通过交叉持股这一方式,仅仅掌控数家子公司,即控制了整个庞大的三星集团。而最为关键的,即在于三星物产、三星电子、此前的第一毛织等企业。

在李在镕登顶时,三星内部即计算过,如果按照法律缴纳遗产税,李在镕掌控的三星电子等企业价值超过11万亿韩元,而韩国遗产税高达60%。

由此看来,李在镕贿赂崔顺实和朴槿惠的400多亿韩元,对李家大公子来说,实属“毛毛雨”。

但是李在镕也因为这点“毛毛雨”而受到了惩罚。

2017年1月16日,韩国特别检察官就申请对李在镕发出逮捕令。而在一个月之后的2月17日,韩国检察院逮捕李在镕。2月28日对其正式提起诉讼。

在庭审时,李在镕甚至哭诉道:“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

但是这样的哭诉并不能换来什么。从4月7日到8月7日,李在镕相关案件共计开庭53次,平均每2-3天就开庭一次。传唤了多达59位证人,检方甚至要求判处李在镕12年有期徒刑。

最终,在8月25日,法院对李在镕做出一审判决,判处有期徒刑5年。三星大公子刚一上位,就在监狱里待了快一年。

“柳暗花明”

虽然李在镕一审获刑5年,但是这样的结果并不能让双方满意。李在镕方认为这一量刑过重,坚持称无罪或者轻罪;检方认为这和12年判刑的结果相差甚远。于是双方共同提出上诉。

于是刚刚结束长达180天审判的李在镕,又一次频繁地站上了法庭。

检方此次的理由更为直接,认为法院的一审判决“错解法理,错误地认知事实”,导致对李在镕的犯罪事实认知不清。

检方依然要求判处李在镕12年刑期,李在镕方要求完全减免,否认所有犯罪嫌疑,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三星更换了所有律师。

三星这一举动的确收到了成效。在又一次经历4个月的庭审长跑,2018年2月5日,李在镕行贿案迎来了二审结案判决。首尔高等法院刑事13部宣布,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期4年执行。李在镕被当庭释放。

李在镕被卷入行贿案一年半后,终于得到了解脱。

但是,这只是开始。

“死灰复燃”

李在镕以为这一次逃脱出了判罚,但是韩国法院和检方似乎在对他说“太天真”。

在行贿案判罚尘埃落定一年半之后,韩国法院和检方似乎回想起了案件细节,又开始了动作。

2019年8月29日,韩国最高法院驳回了二审法院对三星集团继承人李在镕贿赂案的判决结果,将此案发回重申。

这一决定无异于晴天霹雳。李在镕做梦也没想到,案子已经结束将近两年后,还是被从故纸堆里翻了出来。

这一次,案件聚焦点在于对于当初李在镕送给崔顺实女儿价值80万美元训练马匹,是否该认定为贿赂。以及其他相关事实是否该涵盖入犯罪事实。

受这一影响,李在镕甚至出面说道:“会避免再次出现过去的错误”。三星彼时面临着韩国经济下行,三星与日本的交易受到国家关系影响等诸多严峻局面。

李在镕明显是感觉到韩国政府如今对三星的“满满恶意”,文在寅所领导的韩国政府对于韩国寡头经济深恶痛绝。

李在镕因此在涉及到最高法院要求重审后,甚至宣布三星电子惯例的12月份领导层更替都暂停,以配合检方调查,姿态摆到了最低。

不仅如此,2020年5月,李在镕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三星集团从此不再有世袭制。就公司经营等问题向全体国民致歉,并称自己“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

李在镕,你怎么总被起诉?

不得不说,李在镕的“求生欲”十分强。

但是这样的低姿态并未换来一时的安宁。这边最高法院的重申要求还未尘埃落定,那边韩国检察院又突然对李在镕发出逮捕令,指控李在镕涉及操纵市场和会计欺诈。

距离李在镕声称三星将不再姓李,仅仅过去了不到30天。

但是这一次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五天后,首尔中央法院驳回了检方的逮捕令要求,认为没有足够理由逮捕李在镕。

那一天对李在镕来说是如同过山车。所幸他逃过了一劫。在6月底的调查审议会上,13位委员中有10位建议检方终止调查,不提起公诉。

李在镕长出了一口气,结果又被憋在了半路。

9月1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正式起诉三星电子副会长、三星集团掌门人李在镕,指控其涉嫌操纵股票、违反资本市场法和外部审计以及违反信托,从而为李在镕接班三星集团逃避税务。

三年过去,李在镕依然逃脱不了其意图逃避巨额税款的指控。当初为了接班三星,在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过程中究竟是否涉及违法,可能只有李在镕自己知道了。

细数在过去三年间,李在镕收获的“起诉书”可谓厚厚一叠。

检方逮着李在镕的行贿、逃税、欺诈等行为一直不放,而法院判决一直不让检方满意,李在镕则在登顶三星后,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但是肉眼可预见的是,李在镕的被起诉之路,还会继续走下去。

本文链接: http://www.xusseo.com/lajifenlei/25991.html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徐三se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重庆SEO培训徐三为您提供最专业的SEO方案

SEO十万个为什么熊掌号专题

友情链接


#